果汁凉菜

打开了五十年没用过的lft

惩戒式情感

久违地来讲讲骚话
我这个人分辨自己主观情感的方式是靠痛觉联想
因为无论是头疼胃疼还是姨妈疼这些生理性疼痛太过霸道
导致疼起来就没我脑子什么事了
仅剩下的思考内容十分贫乏无力
头疼的时候觉得世界特别吵 就有一种绝望感
胃疼的时候则是会特别想念某样人事物
姨妈疼就只想变成姨妈不疼的人 类似于嫉妒
此后我发现每当自己有某种情感出现得异常强烈
通常会伴随隐隐约约的痛觉 不知道是真的 还是我告诉我的大脑
“你给我模拟一个这种感觉出来”

我现在迫真胃疼

废话一则

我有个自己的世界,但它似乎算不得什么好东西。

【冥府骨科】皱#鬼使黑x鬼使白##巫女服paro#

黑在暗处睁开了双眼,不耐地蹬了蹬腿。

小小的房间墙壁脆得像纸糊,隔老远都能听见观看杂技团表演的人群爆发出阵阵声浪。附近的夜市毫无顾忌,灯火代替日光点燃了小镇的夜晚,烧得他喉咙干疼。

自搬迁以来没有一次安眠,黑非常讨厌这样的闹市景象。他翻了几次身,又怕碰到睡在旁边的弟弟,只得僵着身子不舒服地蜷起。

好吵啊。好想睡得像旁边这个小家伙一样安稳啊。

实在被喉头的灼热折磨得不堪其扰,黑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用极缓慢的动作拉门出去,想倒口冷茶来喝。


客厅的电视亮着,音量被外面的嘈杂盖去一半,地上东倒西歪的酒瓶仿佛在摆什么阵法。中年男人瘫卧在沙发一角,半睁眼睛,呼吸含混粗重,分不清睡着还是醒...

【一封信】柠檬蜜桃

小城无大事。

古名海州的这个小地方,统共算起来能逛逛吃吃的街不过二横二纵一个井。便是这没什么趣味的地方,逢年过节也叫远在外乡读书的沈柠心里念得很。

琉桃念书的省会倒是离家里近,个把月便得回去一次。这次黄金周回趟家,屁股还没坐热反倒先教去省会办事的父母给送回去了,惹得沈柠一阵滑稽。

假期里恰好逢沈柠的生日,琉桃的生日也刚过去一个多星期,二人自然换过了礼物。

沈柠握着友人随礼物捎来,据说比自己写得长得多的信件,又在盘算着每年必要盘算一次的事——六岁半到二十一周岁,她俩认识多久了?


沈柠的本名不叫沈柠,琉桃的本名也不叫琉桃。

“我们俩又是同姓,又是前后桌,星座也一样,”小时候的沈柠扳...

【一把刀】忘#绘希#

新换了水蓝色格纹的桌布,沁润的瓷瓶里插了束新鲜的百合。我为熟睡中的她盖好被子,走向窗边。

夏秋之交总会起风,睡觉的话时常得关窗。她近来越发嗜睡,大约是太过焦躁感到疲累吧。

拉紧了纱幔,盯着上面略显罗曼蒂克的紫色失了会儿神。这个人真是很喜欢紫色啊。

坐在她不远处翻开日记,提笔不知道记些什么。工作,应酬,接送孩子准备晚饭,晚饭后来看她。每天都没什么区别。如果当时住的更远一些,可能就只能在周末过来了。

“孩子在学校表现很好,很像你从前的样子。当选了班长,对任何事情都很上心,只是会对个别吊车尾发脾气。她太好强了,常常让我产生如同看到你的错觉,只是不服气为什么反而不太像我。希望她将来也能找到能包...

【一辆残疾代步车】望#FM41.9#

市郊的学生公寓里,打算考美术系的普通高中生徵羽摩柯结束了一天的练习,回到家换好拖鞋。

日本交换生Fukase闻声从自己房间里出来,胳膊架在房门上,冲着犹如油漆工的小室友吹了声口哨。


“今天也去画室了?”Fukase用下巴指了指油漆工已经被抹得五颜六色的白T恤。

“嗯,”徵羽摩柯答道:“坐了一天,背好酸。”

“屁股痛不痛?”

“喂。”

Fukase轻笑出声:“好了,知道我的小室友不喜欢这种轻佻的玩笑。”

摩柯小小翻了一个白眼,羽扇般的睫毛上下颤了颤。“衣服太脏了,我先去洗澡。”借机撇开了脑袋。


Fukase目送他单手捏着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浴袍走向洗手间的细瘦背影,舌头在口腔...

【《saligia》专辑guest文】女王

老早给霾霾写的,忘了发了

================================

“你喜欢白色的房间,还是红色的房间?”

男人面如土色地看着面前神情倨傲的美艳少女,窥向她身后虚掩的两扇门扉。

白色的门漾着柔和的光晕,隐约传达出圣洁的意味。红色的那扇则不断渗出湿润腥臭的气息,不难揣测它包庇了怎样的炼狱。

尽管不知会遭遇怎样的命运,但除了接受别无他法。或许会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吧,或许能够得到神的救赎……跪伏在地上的男人胡思乱想着,吐出破碎的对答:“白,白色……”

“好。”她轻蔑地笑了笑,提起男人的领子把他扔进了白色的房间。


很容易呢……无论是使出惊人的力气,或...

【清仓】Joker's joke

Joker's Joke


皇牌玩笑


言和 饰 看官

乐正绫 饰 小丑


原定staff:

曲 乌龟

词 乌龟 果汁凉菜

调 纳兰寻风

图 萝卜


言和


远处传来的声音

你是否能够听见

舞台上面的表演

是一个小丑角在嘻嘻哈哈嘻嘻哈哈


乐正绫


座位上的看官

欢迎来到大世界

给你们看的表演

在这夜里放纵地嘻嘻哈哈嘻嘻哈哈


言和


猜中的纸牌 跳过的火圈

索然又无味 yeah

能不能来点 特别的表演

开开眼...


【清仓】雨线

原定staff:

曲 乌龟

词 果汁凉菜


淅淅沥沥 我淋着雨

熙熙攘攘 穿过人群

细细回想着你的信

或许是我 在自作多情


明明才刚秋季 浑身冷冰

咖啡杯的热气 久了也没有踪影

怪我太不小心 对你坦明

苦笑告诉自己 你不在意


当雨一点点 落在夜晚的地面

拉紧的窗帘 遮住了胆怯

那雨一点点 一点一点连成线

能不能缝合 心口的创面


是雨太讨厌 总要沾湿我眉尖

吵到难入眠 抱膝等待着明天

雨扯的长线 ...

中文翻填《星守人》

原曲:《カガリビト》

填词:果汁凉菜


万籁方归于虚无

沉沉睡去的街 有谁踏足

四肢随骤风飘舞

而那深渊的尽头 是我远途

月光凋谢在眉骨

消失前她留下银色的衣物

宛如匕首的光束

凛冽的锋芒划亮夜的幕布


世界转眼间分散瓦解

心之炎火愈燃愈烈

紧握着残存意识碎片

仍然蹒跚向前

迁跃的年岁重复交叠

不见之物名为终焉

将本在心中珍惜之事

藏到时间缝裂


从中断开的细线

在我不知不觉间 找寻不见

失去路线的针眼

如我瘫软的双膝 再难回旋

对视澄净的水面

会看见打满补丁的一张脸

我空蝉般的余愿

是否在不停轮转纠缠千年


披挂着一身疲倦入眠

朱红色的梦境耀眼

梦中那簇篝火被扑灭

熏染尘世的天

犹似有人在不断呼唤

星守人的脚步沉缓

我会留在银河的一端

永远孤独辗转


愿在星河守候

留存万物之火


澄澈通透的碧蓝天空

照进每一寸岩石孔洞

向着拂面而来的微风

轻道晚安 而后我再启程


找寻吧 找寻吧

回忆残片四处飘散

尽数藏于尘世彼端

在天边浅淡云霞消失前

涌为山岚

勉强绻留 多一刻

时光珍珠捡连成串

却无法掀起波澜

无可代替的唯一生命啊

被深埋


我带着无知觉的双手

从手中垂下纯白栀子花

将其归返泥土下的魂魄

做最后的饯别礼吧

剩我独自一人的世界

布满了胎记一样的判决

世人眼中常祈求的永恒

一瞬就寂灭

========================================

关于留守的背景变成“星守”: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爽【不】

因为中文的留守实在太像留守儿童了。

这首是受邀填词,但是委托人当时并没有告知我死线,我就迟迟没动笔,后来反而变成我拖稿了【。】交了词也很久了,完全没音讯,大概委托人忘记了这个坑。= =写的时候没有用我惯用的手法,揉了非常多的想象元素。  

【清仓】恋情即时通讯

原定staff:

曲 乌龟

词 果汁凉菜


星期天期待已久的见面

再慌乱准点出现在咖啡店

怎么你明明坐在我对面

不看我一眼 只顾着敲打九键


生闷气你也完全没察觉

这一次是算总账还是妥协

那彩色砖头有什么特别

顾此失彼的悲剧每天都上演


在同一个空间 却构成平行线

我所说的一切 却被轻易忽略

想分享的喜悦 不要删减

留我自顾自 就像是独角戏 实在讨厌


在同一段时间 却分两个次元

我所在的世界 却被轻易忽略

离奇的关注点 我再问最后一遍

看着...

©果汁凉菜 | Powered by LOFTER